当前位置:首页
> 政务公开 > 新知·前沿
档案大咖N日谈 | 周文泓老师谈社交媒体存档

发布时间:2020-06-03 浏览次数:

2019年12月26日,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修改<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>的决定》,该决定于2020年5月1日起生效,决定进一步细化并扩大了电子数据的范围,包括5大类各种形式:

(一)网页、博客、微博客等网络平台发布的信息;

(二)手机短信、电子邮件、即时通信、通讯群组等网络应用服务的通信信息;

(三)用户注册信息、身份认证信息、电子交易记录、通信记录、登录日志等信息;

(四)文档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、数字证书、计算机程序等电子文件;

(五)其他以数字化形式存储、处理、传输的能够证明案件事实的信息。

就此话题,我们非常荣幸的邀请到了周文泓老师进行访谈。访谈中,周老师谈到了关于《民事诉讼证据》与个人维权和档案学科发展的关系,提出了在保管电子数据时不仅要看到证据导向,还要关注资源和资产导向。周老师还解答了关于保障电子数据信息安全的问题,并分析了档案学为电子数据的收集、保管和利用提供的支持。最后周老师探讨了关于电子数据未来的发展情景,并对“未来档案室”的项目进展进行了介绍。

下面,就跟随小编一起,详细了解周文泓老师的精彩解答吧!

专家介绍

周文泓老师,四川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研究员,国家公派中国人民大学与英属哥伦比亚大学联合培养博士。

研究方向为网络空间的档案化管理、社交媒体文件与档案管理、电子文件管理。现主持一项国家社科基金项目与一项国家博士后基金一等资助项目,参与多项国家级、省部级项目,为国际项目ITrust助理研究员;发表国内外期刊论文70余篇,专著一部。

Question 1

Q: 5月1日生效的《民事诉讼证据》细化了电子数据的种类,包括微博记录、微信聊天记录等数据,对此您怎么看呢?您觉得这对个人维权和档案学科发展会产生哪些影响?

A:其实5月1日《民事诉讼证据》生效以前我们也有把社交媒体数据当作证据,因此其生效并不是一种颠覆,而是对此有更明确的要求。而对其以证据为导向进行研究可以更好地与法学对接,对社交媒体数据进行鉴定保存。对于个人维权来说,将社交媒体数据列为证据会提高个人信息管理意识。但未来社交媒体应用更频繁,也会有人因对此不了解加剧信息贫困现象。对档案学发展来说其是正面导向,因为这当中有相当一部分属于档案管理,这使未来档案学知识有了更大的利用空间。

Question 2

Q: 您认为个人在保管此类电子数据时有哪些注意事项?

A:我认为我们不仅要看到证据导向,还要关注资源和资产导向。事实上,美国很早就有相关实践,我国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“新型基础设施建设”,也在肯定数字经济的作用。未来从个体到世界,从物理世界到精神世界都会数据化,代表你的数据就是实实在在的资产,数据资产会变得非常重要。

知识链接:

Question 3

Q:我们应当如何保障此类电子数据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可靠性、可用性呢?

A:要知道,管理不仅依靠技术,更要有清晰的规则。对此,我们要了解社交媒体数据产生与传播的场景。但实际来看,社交媒体中场景众多,数据关联关系复杂,不同的平台又有不同场景、规则和开放程度。因此,这个政策落地重要的是细化场景构建,明确数据运动周期,划分权利与义务。“用在哪些方面,产生哪些数据,谁在传播,传播到哪里,偏向于谁,谁可以有哪些动作”,确立这些基础才可以讨论如何应用规则。而这些探索要遵循电子文件管理的某些方法。所以我们的学科在此可有大作为。

Qusetion 4

Q:档案学为电子数据的收集、保管和利用提供了怎样的支持?

A:首先是物理层面上的保管,比如数据保全、电子文件长期保存。但现在更难处理的是社交媒体上产生的信息,这些数据不是独立的,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。未来可能是平衡式或者妥协式的管理,但前提都是要把信息间的关联、亲疏远近、影响力梳理出来。这样才能确定谁有权利管理谁的数据,以及如何管理。

档案思维可以反作用于其他领域。不是我们去跟进其他领域的进展,而是由我们来输出。当时在interPares讨论会上,很多人在争论电子文件有没有资格作为证据。而人大的刘品新老师却认为这个问题可以“由我们说了算”,因为我们档案本来就是专业的、有资质的、可以去管理真实可信的信息的主体。法学界在数据鉴证方面有他们的成果、判断,但我们也可以去引领,去判断哪些是符合这些特质的、是可以成为证据的。我们要从“组织”的思路转变为“人”的思路。个人信息的管理很依靠平台,但平台其实并不是很可靠,那么针对个人信息的管理以及规则的建立,就有我们学科很大的空间了。像贵州数据交易面临很大问题,档案学就可以出来制定规则。如果我们能提出来真正可用的规则,那么在未来不仅不会被处处制衡,还会很有发展空间。

Question 5

Q:电子数据未来的发展情景如何?哪些电子数据在未来可能被纳入证据的范畴?

A:我个人甚至觉得未来不会再加“电子”这个前缀,未来默认的主流“证据”就是电子数据。随着与数据空间融合越来越密切,所有的电子文件都可以作为证据,需要探讨的是效力如何。一直都有的说法是“互联网就是档案库”。互联网就是把各种东西都堆积在那里,只是没有我们专业的档案馆那么规矩、有序化,它是随机的、无序的,但这不会是常态。规范化目标的实现需要我们档案界把大量时间、大量专业知识、专业人才贡献给它,为它奠基。只要这么做了,一定会对未来有帮助的。

Question 6

Q:“未来档案室”的项目进展?

A:这个是我们川大档案的一个项目。目前比较重要、已经在做的项目,就是新型冠状肺炎期间对微博中比较重要的信息进行抓取、分析。希望能做成一个档案库,将一些信息二、三次加工的产品。未来档案实验也不仅以项目为驱动,还在做案例、文献的分享,希望能让更多的同学看到档案学有意思的地方,激起更多火花。

Question 7

Q: 对于在微博话题下的留言数据的处置权,是属于平台还是个人呢,包括现在在平台上抓取的信息,其实都是个人信息,都涉及到个人隐私,那么这种权利的平衡,目前在管理当中是否已经有了一些比较通用的规则,或者您认为在未来,我们应当如何去平衡这种权利?

A:这种规则其实各个国家都不同。其实没有规则也是一种规则,想怎么来就怎么来,或者说是平台说了算。目前如果我们想抓取微博的数据,就有一个很大的问题,微博在平台制度中说过,不可以抓取别人的数据,所以最保险的方式就是只抓取自己的数据,别人的评论都不敢去获取,但是微博也没有对这个规则做具体的说明,大家不清楚这个规则是严苛还是松散。但是在欧洲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中,也没有办法很好地去做好这种规则,比如说虽然规定了部分数据的保护,但是也没有明确规定好平台利用的问题。平台有很多的合作方,在使用协议中就算说明,合作方可能会用到这些数据,但是我们不知道合作方是谁,而且不同公司的数据利用行为也不同,合作关系也是流动的,因此不好去落实这些保护措施。平台要想有价值,就需要利用大家的信息,就需要和其他人共享这些数据。我个人其实也比较困惑,这种平衡如何去保持。其实我觉得这个需要立足不同国家的国情,需要回到中国的国情,需要了解中国的数据权,并且把它讲清楚,需要现有法律环境,才可以来讲。

Question 8

Q: 如果社交媒体档案可以存档,那么网络信息保全和管理是否也需要有相应的措施?

A:目前很多的平台,据我们的调查,都缺乏导出数据的工具,如果个人来做是不好做的,因此需要去借助第三方的工具,但是第三方工具也不多。目前如果个人想要管理好自己的数据,最好还是去学习一下计算机技术,然后明确自己的需求。涉及到的需求和规则就是我们档案学需要处理的事了,只有这两个结合,才可以。使用计算机技术来爬取社交平台上的数据是不难的,但是如果还原真实内容还是一个挑战。

非常感谢周文泓老师为我们带来的精彩解答!学习了周老师关于相关问题的分享,大家是不是都收获满满呢?欢迎大家在留言区表达自己的感想,或者提出疑惑,大家一起探讨,也欢迎大家提名想要听哪位老师的分享~


策划:刘贞伶 张钊绮 虞如敏 叶予馨 

李佳璇 刘雨贺 王丹

排版:王丹

审核:周文泓老师 王玉珏老师

文章来源:国际档案理事会ICA微信公众号

打印本页关闭窗口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